广东广颂律师事务所

将尽心尽力地为您提供各种专业法律服务,我们将诚心诚意为您的工作生活保驾护航!


江苏奥立比亚纺织有限公司、肇庆市大旺宏大织带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肇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粤12民终56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江苏奥立比亚纺织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泗阳县经济开发区魏来路西侧。

法定代表人:潘润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小雨,广东易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肇庆市大旺宏大织带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肇庆市大旺高新区丰盈工业园内。

法定代表人:刘永松,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光荣,广东广颂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帆,广东广颂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江苏奥立比亚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立比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肇庆市大旺宏大织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大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四会市人民法院(2017)粤1284民初100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奥立比亚公司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奥立比亚公司向宏大公司支付货款240515.52元且利息应以240515.52元为本金计算;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宏大公司负担。事实与理由: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误,导致作出错误判决。首先,本案所拖欠货款不应全部支付,应按照双方合同约定的条件支付。双方当事人在采购订单明确约定了宏大公司向奥立比亚公司提供货款对应的增值税发票后,奥立比亚公司才支付相应货款。至今,宏大公司仍拖欠货款增值税发票282278.26元,该部分货款不符合支付条件,一审法院判决奥立比亚公司向宏大公司支付全部货款认定事实错误。其次,利息支付应以240515.52元为本金计算。至今,宏大公司仍拖欠货款增值税发票282278.26元,该部分货款不符合支付条件,更不应当作为计算利息的本金。一审法院以总欠款金额为本金计算利息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作出公正判决。

宏大公司辩称,奥立比亚公司拖欠宏大公司的货款金额是522793.78元,宏大公司欠开发票的金额仅为282278.26元。宏大公司已经开具发票所对应的货款为240515.52元,奥立比亚公司至今仍未支付,已经拖欠近两年时间了。在这种情况下,宏大公司有权拒绝向奥立比亚公司开具发票,宏大公司行使的是合同法的不安抗辩权。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宏大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奥立比亚公司支付货款522793.78元及相应逾期付款利息(利息计算至2017年4月27日为185557.96元;此后计算至欠款付清之日止);2.本案受理费由奥立比亚公司负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8月27日,宏大公司与奥立比亚公司签订采购订单,约定由宏大公司向奥立比亚公司供应坯布(坯布的价格为含增值税发票的价格)。该采购订单第6条规定,当月货款在下月结付时,卖方须在付款前向提供该批货款的增值税发票。宏大公司提供的最早一张对账单为2016年3月,对账显示奥立比亚公司共欠宏大公司货款余额805284.1元;最后一张对账单为2017年3月,对账显示奥立比亚公司共欠宏大公司货款余额522793.78元,且该张对账单显示,宏大公司尚欠奥立比亚公司应开未开的发票金额282278.26元。双方没有关于逾期违约金的书面约定。宏大公司主张逾期付款利息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罚息标准,自2016年5月1日开始计算逾期利息,至所欠货款付清之日止;而奥立比亚公司则认为双方因没有付款期限的约定(采购订单第6条关于货款在下月结付的前提是宏大公司必须主张货款前向奥立比亚公司提供该批货款的增值税发票,但宏大公司并没有按照该条提供增值税发票给奥立比亚公司,故该条实际上并不适用于宏大公司和奥立比亚公司),应自起诉之日起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标准计算逾期利息。

另查明:奥立比亚公司在答辩期限内向该院提起管辖权异议,该院于2017年6月27日作出(2017)粤1284民初1000号之一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奥立比亚公司提出的管辖权异议;奥立比亚公司对该院作出的管辖权异议不服并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9月6日作出(2017)粤12民辖终117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奥立比亚公司不服管辖权异议提起的上诉。

一审法院认为,宏大公司和奥立比亚公司双方签订坯布采购订单,约定由宏大公司向奥立比亚公司供应坯布材料,以及宏大公司按照奥立比亚公司的要求向奥立比亚公司供应货物,经双方对账,奥立比亚公司确认所欠宏大公司货款金额等,可知双方成立买卖合同关系。双方自愿形成的买卖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是有效合同,受法律保护。奥立比亚公司收取货物后,应当按照双方约定的时间支付货款。

现奥立比亚公司确认欠宏大公司主张的货款金额522793.78元,故宏大公司主张奥立比亚公司支付货款522793.78元的诉讼请求,该院予以支持。对于奥立比亚公司未能及时付款的逾期付款利息问题,双方采购订单虽然在第6条中约定的付款期限当月货款在下月结付,但该条同时约定了宏大公司需在付款前向奥立比亚公司提供该批货款的增值税发票,且货款也是含增值税发票的金额,宏大公司提供货物后,提供增值税发票给奥立比亚公司是双方合同约定的义务,现宏大公司并没有提供完全增值税发票,而要求奥立比亚公司支付货款,显然不符合双方采购订单第6条约定的条件;故应视实际操作过程中,未有效约定付款的期限。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的规定,宏大公司可自起诉之日起,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罚息标准主张逾期付款的利息。依照现一年期贷款利率为年利率4.35%,罚息标准按照1.5倍计算,则年利率为6.525%,故宏大公司可主张自起诉之日起,按照所欠金额522793.78元为本金,以年利率6.525%的标准要求奥立比亚公司支付逾期付款利息,至所欠货款付清之日止。

综上,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四款之规定,判决奥立比亚公司应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宏大公司支付货款522793.78元及相应逾期付款利息(利息以所欠金额522793.78元为本金,以年利率6.525%的标准,自2017年5月3日开始计算,至所欠货款付清之日止)。如果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减半后收取5442元,由奥立比亚公司负担。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没有提交新证据。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一审诉讼中,奥立比亚公司对宏大公司提供的对账单没有异议,2017年1月至同年3月的对账单均显示:奥立比亚公司尚欠宏大公司货款522793.78元,未开具发票的货款均为282278.26元。

本院认为,本案为买卖合同纠纷。宏大公司和奥立比亚公司对双方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事实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奥立比亚公司应否向宏大公司支付拖欠的全部货款522793.78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利息。

奥立比亚公司对其尚欠宏大公司货款总额522793.78元的事实没有异议,但奥立比亚公司认为根据采购订单的约定,宏大公司应在奥立比亚公司付款前提供增值税发票,因宏大公司尚未开具发票的货款为282278.26元,该部分货款不符合约定的支付条件而不应当支付。由于奥立比亚公司从2017年1月起至宏大公司2017年5月提起本案诉讼时,一直拖欠宏大公司已开具增值税发票的240515.52元货款未付,已构成违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七条“当事人互负债务,有先后履行顺序,先履行一方未履行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履行要求。先履行一方履行债务不符合约定的,后履行一方有权拒绝其相应的履行要求”的规定,宏大公司有权拒绝奥立比亚公司先开具发票后支付货款的要求,奥立比亚公司可在支付全部货款522793.78元后,要求宏大公司开具282278.26元货款部分的发票。如宏大公司在收取货款后拒绝履行开具发票的义务,奥立比亚公司可以另行主张权利。综上,奥立比亚公司上诉要求改判向宏大公司支付货款240515.52元及相应的逾期付款利息,缺乏理据,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书在本院认为和判项部分均对宏大公司的主张予以支持,但在论述具体理由时存在矛盾,属于一审判决书的瑕疵,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奥立比亚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534元,由上诉人江苏奥立比亚纺织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唐强

审判员  任喜跃

审判员  张秀丽

二〇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陈唐玲

广颂忠告

敬告广大的网站浏览者:您如果现在遇到法律上的难题或困扰,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我们会以热诚的态度尽快帮你解决问题。想快速找律师,可直接拨打我们的热线13825168939或加QQ156993603(可发起非QQ好友临时会话,可以不用加Q而QQ交谈)免费咨询律师。

联系电话:13825168939   020-86188805
QQ:156993603   邮箱:156993603@qq.com
广州市白云区启德路38号广州律师大厦606-607房   
粤ICP备17097595号
工信部备案查询系统
©2020广东广颂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YXcms 2012-2014 yxms.net Inc.